鞍山资讯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程序测试 >

九赋轩主人为莆田书法名家黄志农“心象水墨”书法展题名并序(十

时间:2021-02-22 21:03 来源:网络整理 转载:鞍山资讯网
九赋轩主人为莆田书法名家黄志农“心象水墨”书法展题名并序(十八图)_陈章汉_博助_新浪博客,陈章汉_博助,

“心象水墨”——黄志农书法作品展壬辰龙年正月初五在莆田市群众艺术馆开幕

春节前,黄志农携书法作品集和书法展请柬专程赴榕造访老乡兼笔墨道友九赋轩主人

 

《黄志农书法作品集》序

 

从名字上看, 志农兄就是个耕云种月的主儿,而且不事张扬。但这不等于他安分。他牢记“闲居非吾志”的古训,把从戎、务工、经商、行医等等,都引为当荣之事,乐而为之,不敢懈怠。三十载漂泊创业生涯,让他尝遍陌路苦辛,也备下了阅历的富矿。当他把“九宫格”从田畴阡陌收拢案头的时候,有一种别样的舞蹈寻踪而至,在一种灵的空间里,与生命悄悄地对上话了,那就是书法。

书法艺术是一种线条的舞蹈。这线条是有灵性的,有时真分不清属于物质还是非物质。它源出心底,意遣豪端,假臂、肘、腕、指的次第传导,在笔底流水行云。在这灵的空间里,人在案前,神游旷古,甚而忘却身置何处、今夕何夕。志农兄就是在这样一种迷离之境里,春稼秋穑,迎取身心双赢、人书俱老的大收成。

书法线条的诡秘,在于它的变幻莫测,不可捉摸,而且无以述说。你偏要捉摸个透,说出个子丑寅卯,就有类似于熬煎的苦头好吃了。身兼多职的苦主,时间的拉锯就够让你顾此失彼满脸歉意,更有闭门临习的那份寂寞,没有收心入定的功夫,决计无以对付。寂寞是灵魂的苦闷之旅,志农渐渐学会了在“夜静酒阑人散后”的景况中忍受孤独。好在他性情内敛,喜欢在冲和与平淡中,独自一人 “闭门造车”。最引为得意的状态是:心无旁鹜,意无他涉,沏一壶新茶,不必有音乐美味,更无需红袖添香,便自觉何等惬意,内心充满了愉悦与禅意。

人到了审美的迷离境界,才可能涤虑定神,心无旁鹜,剩下的就是学什么和怎么学的问题了。志农兄学书铁心从临习起步,不管外界浮躁之风怎样强劲,速成之作如何风行,他坚持认为书法创作唯有反复临习经典,在继承传统上下足功夫,并能融进自己的创新精神和艺术个性,才是正道。在前辈余一石先生的启导下,他从唐人入手,对欧阳询楷书用心尤笃,为此不惜填进两个“十年面壁”的时间。感觉所面之壁既破,即转而上溯秦汉、魏晋,甚而至于见帖便临,旨在转益多师。今年则主攻宋明行草,做了本家黄庭坚的铁杆粉丝。近代谢无量的手札也让他神魂颠倒了好些日子。他要在不断的临摹中,锤炼意志,积累经验,以期在胸中构成自我感悟的审美意象,为创作的最终目的服务。

东坡居士三十几岁就敢称“老夫”,还要聊发“少年狂”。一脸老实的志农兄过了“不惑”,竟也迷上了张旭和怀素。狂草的狂,是性情与笔意的放纵,表面看来跌宕多姿,实则笔法严谨,线条凝重,属于质静而形狂的一种。志农兄特别警惕太过随性的狂抛轻掷,避免流于浮华。为达到这一境界,他兼习汉碑与敦煌写经,得粗犷雅拙、天然古秀之气;饱览流河坠简,得浑厚苍茫、天真浪漫之趣。再从王铎、米芾、傅山那里汲取雍容雅逸、沉潜苍雄之势,使得笔下以草入行的灵的旋舞,有了别样的风貌与肌理。

行医生涯的历炼,使他对心理空间的动静尤为敏感和讲究。诸如写小品时心境要疏散,情绪要安详,以期达到淡然而蕴深情,随意而见布置。小楷的要求,应写出含蓄蕴藉,悠闲从容,不激不厉,给人一种娴雅淡泊的含蓄之美。他常为自己有个书法的爱好而窃喜。他可以在临摹创作中,参悟艺术,体验人生。当今在浮躁气、烦嚣症、奢华风当道的情势下,唯有艺术能让自己保留一片心灵的净土。他并且发现,从医之余,学点艺术,不仅能愉悦生活,放松情怀,而且用艺术精神去观照本职,匡定事理,可以增强工作和处理问题的艺术性,体悟轻松和超迈的惬意,为艺为人臻于融通,不亦乐乎!尤其喜欢在夜深人静之际,徜徉于笔墨纸砚所氤氲的情调之中,细心寻找生命的着眼点,于安详闲淡的心境中去思考和创作。

唯有一个问题老让志农兄感到困惑,那就是如何在传统的基础上,把握笔墨新境的理想状态。他认定创新与超越,是自己生命中永恒的主题。为了这个“伊”,人倒不怎么憔悴,头发却与时俱减。难题出在,他对自己的为人为艺有过苛的要术:高调认真从艺,低调踏实做人。是这一高一低的反差,把他给害苦了。那个“高调”,不是唱出来,而是摸出来的,体育术语叫“摸高”。而这个“高”竟是浮动的,你水平高了它又上升一截,让你永远够不着,因此命有多长,苦也跟着多长,你这辈子休想逃脱追求的苦辛了。好在这是志农自己找上门的,谁都没有责任。

与志农兄神交,缘缔于共同的书法爱好。他小我一轮,后生可畏。近些年不时读到他参加全国各类书法大展并获奖的作品,我在为道友的丰收欣喜之余,也为自己的桑榆未获生愧。这回得以较为集中地欣赏到志农兄的批量作品,虽有点千呼万唤犹抱琵琶的感觉,但其宏阔而冲和的气象,沉潜而审慎的风仪,还是让我吃惊不小。他的不鸣则已的沉着,一鸣惊人的矢志,都表现在时时否定自己并努力超越自我的下意识之中。独嗜“二王”,旁涉诸家;主张“入古”,不惮 “趋今”——如此执著为心,融通为行,正是他脱颖而出、赢取今日成就的神。摩挲这部气象万千、内涵丰富的书法作品集,相信细心人会有多维的收益。

陈章汉,20106月于闽都九赋轩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